【出轨男人的心声也是心声】我们了解一下他们
时间:2022-06-08
上海调查公司a【出轨男人的心声也是心声】我们了解一下他们是咋想的。老师,您好!结婚五年,我后悔当初的选择。因为,这个选择导致自己未来的路,会走得很累。 现在,有个改变现状的机会,但是我肯定会受到道德谴责,所以想听听您的意见…… 01我叫何清,今年33岁,老家在中部县城,父母在事业单位工作,家境一般。普通一本硕士毕业后,留在北京一家企业工作,已有8个年头。 妻子冯敏,跟我是同事。她在公司后勤部门,收入偏低。当初相识,是公司内部一次联谊,她主动加我微信倒追的。 当时,因为工作忙、圈子小,加上她比较会打扮,外表看上去不错,人也积极上进。恋爱不久,我们就闪婚了。 婚后第三年,她怀孕了,我们才决定买房,她父母明确说没钱,但拍着胸脯保证,将来带娃不用我父母操心。 就这样,我父母出了婚房首付,岳父母住了进来。冯敏孕期脾气特别大,跟领导吵了好几架,产假结束回单位,岗位没了还被排挤。 恰好那个阶段,我的薪水一直在涨,每年拿到手有40W,还在外面跟导师合作,弄一点项目,转手赚点钱。有了经济上的底气,冯敏索性辞职待在家里。 家里每月房贷1万,生活支出最少1.5万,再加上我想存点钱,还一点钱给掏空了家底的父母,所以,我身上的经济压力,还是有点大的。 而且在公司里,我的学历和能力,都只能算一般。同事之间站队、抱团现象严重,应付这些破事,耗费了很多精力。 说实话,这些压力和烦恼,我是无处诉说的。妻子从怀孕起,岳父母就从老家来了,她每天都窝在沙发上,岳父母围着她转。 我忙了一整天回家,累得不太想动,岳父母还唠叨,觉得我整天不着家,总之是各种挑剔。 在这种烦闷的生活状态下,我在妻子怀孕期间,出轨了。 此前,考虑到有孩子了,得赚更多钱,我接了同学介绍的项目,给一位女老板做相关的设计项目。她叫陈琦,比我年长两岁,中波浪发型,很有风情。 起初的合作,我都是亲自操刀,效率和质量都很高,对方很满意,就建立了长期合作;后面因为工作太忙,我负责谈构架设计,然后找学弟来做,我把质量关。 熟悉之后,陈琦偶尔会撩一下我,大家哈哈一笑都没当回事。 后来一次项目验收,她心情很好,非要请我吃饭。吃饭的时候,她讲了两个段子,我就顺口接了,反撩了两句,饭后我俩心照不宣,去楼上开了房…… 那天挺刺激,我们彼此体验感很不错,后来每次谈完工作,就去开个房。房费什么的,这次她结账,下次就我来。但合作项目谈到钱,她依旧是一分不让的。



这样也挺好,我们的这种关系,彼此毫无负担。不知道是对我工作能力满意,还是对这种关系满意,她偶尔也给我介绍些别的项目。 陈琦的人脉和家世很好,她基本上不用太费力,靠资源就能赚钱。对于我等普通人来说,哪怕奋斗一两代人,都不可能达到她的生活水平。 跟陈琦比,我赚钱真是劳心劳力,心里偶尔也会不平衡,甚至幻想过,如果能有个这样的老婆,我这辈子就太幸运了。 尽管很羡慕她活得轻松,但我也很清醒地知道,我们仅限于现在的关系,不可能有进一步的发展。 陈琦有老公,他们应该算是强强联手的婚姻,各玩各的,但经济上捆绑得紧密,即便为了利益,也不会轻易解绑,我顶多算是她婚姻之外的一个调剂品。 直到我女儿一岁半,陈琦转手了公司,陪孩子去国外读书,我俩才断了联系。 在这段婚外情中,我收获了不少资源,赚了点钱,也把原本奋斗的心态给磨损了——可能是看到另一个阶层的生活状态后,对自己的努力有种挫败感。 在工作上,我开始有敷衍行为,对家庭琐碎也越发厌恶了,就连例行公事般的夫妻生活,也变得越来越少,后来我甚至懒得碰冯敏…… 022020年下半年,前女友于婷突然添加了我的微信,我这才知道,分手后她出国了,因为yi情原因,她决定回来。 跟于婷认识那会儿,我已经读研二了,她刚上大学,比我小6岁,娇滴滴的,很黏人。 后来,我实习、签好工作,于婷都一直陪着,除了非上不可的课之外,别的时间,宁愿待在我们的出租屋里看剧打游戏。 初进大厂时,我还是踌躇满志的,加班开会各种鸡血,跟还在上学的她,思想差距渐渐越来越大。 她大三时,没什么课了,也不去实习找工作,整天黏着我,我终于很不耐烦了。 我曾刻意敲打过她多次,让她多为将来考虑,有点追求。但于婷说,她的未来就是我,还说父母说了,家里两三套房,即便不工作,也不会饿死。 于婷的生活态度,跟我简直格格不入,加上接触到的精英人士越来越多,我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起有这么个女朋友。

最终,我提出了分手,没有第三者,但我态度很坚决。于婷很伤心,反复纠缠了很久,才没了音讯。 这次重新联系后,我才知道,当初失恋后她寻死觅活的,父母就花钱送她出国留学,学的是艺术专业。 她在感兴趣的领域找到了动力,拿到硕士学位后,恰逢短视频平台火爆,她做了视频博主,还小有名气。 于婷回国后,弄了个小工作室,请了几个人。她忽然联系我,是想通过我在某平台找个关系,帮个忙。 我爽快地答应,帮她牵线搭桥。事情办成后,她约我见面吃饭,表示感谢。 当时,她跟工作室里一个策划在谈恋爱。看见他俩手牵手,坐在我对面,对工作和生活侃侃而谈,显得成熟了许多,跟过往判若两人,我心里多少有点泛酸。 吃完那顿饭,本以为我们会各归各位,没想到不久后,她突然给我打电话,说是跟男友分手了。 我感觉她喝醉了,因为她意识不清,说话断断续续的,似乎是说见到我之后,让她下定了决心什么的。 她还说,我是她的初恋,第一个男人,这些年即便是换过几任男友,在她心里,我依旧有特殊位置。 我作为一个正常男人,在婚姻的苦闷中,前任以这样的方式回归,难免不会动心。 之后,我约于婷见面,以道歉为由,希望她能好受一点。面对我的温柔,她还是有些动容,我主动坦白了自己的婚姻状况。 在这一点上,我承认自己很渣——告诉她这些,其实是把我俩关系发展的选择权,交给她来决定。如果她选择我,那责任就不在我了。 于婷选择跟我在一起,她在我公司附近买了个小公寓,那里现在是我的另一个家。 她父母各种催婚、介绍对象,她虽一直拒绝,但心理上肯定有压力和犹豫。 今年,形势越发严峻,我也感觉到压力,想过被裁员,得先找个下家,跟猎头聊过,并不乐观。春节后,我拿出积蓄,还了父母当初给的首付。

为此,我被岳父母和冯敏围攻。在他们看来,父母给儿子买房,天经地义,根本没有还钱的必要。 我直接反问,那你们呢?他们说帮忙带娃了,我说每个月除了生活,带娃还要单独给你们钱,那又算什么呢?冯敏听了恼羞成怒,撒泼哭闹,我只能摔门而出。 后来关系刚缓和了些,冯敏提出要在老家给她父母买养老房,我直言很难保证一直拿高薪,无法承担。 冯敏找以前同事各种打探,别人透露给我后,令我对这段婚姻,彻底死心了。 如今,我在公司就是混的心态,一切随大流。如果能平稳度过,谈离婚时会给冯敏留些钱;如果不能,今年被裁的话,我会认真跟她算账,孩子能争取到,就不问她要抚养费。若不能争取,我也不强求。 结束这段婚姻,肯定会伤到孩子,但我知道,结束这段婚姻,选择跟于婷生活,自己的后半辈子,肯定能过得轻松一点,以后再想办法弥补孩子吧……03评论之前,先要对何清的行为做一个定性:这是一个没有家庭责任感、背叛爱情的渣男。必须揍翻在地,再踹上几脚。不然,不足以平瓜众之愤。 不过,出轨男人的心声也是心声,我们了解一下他们是咋想的,有助于我们理解人性和世相,也有助于我们知道应对之策。 那么,我们就来看看,何清的“委屈”是否站得住脚? 不得不说,何清的妻子冯敏,代表了社会上相当一部分女性的心态和生活观——视婚姻为长期饭票,男人只要娶了自己,就得为她甚至为她全家负责。 冯敏跟何清结婚后,由于老公在单位被器重,而且收入不错,她对待工作就不看重了,干脆辞职回家。怀孕、生娃后,她把父母接过来照顾她和孩子。 注意,冯敏父母照顾女儿和外孙女,也是拿保姆费的。老人没有义务照顾孙辈,拿点保姆费也是可以的。何况,女婿何清对此也没有反对。 这就是说,冯敏一家三口加在一起,就是替何清照顾了女儿,而女儿也不只属于他一人,将来也要赡养妈妈的,简单粗暴点说,只能算他的“半个女儿”。你说冯敏是相夫教女吧,她也不是,并没有伺候老公,反倒是跟爸妈一起跟何清“做斗争”。何清在外面忙了一天,回到家不是温柔乡,而是充满硝烟的战场。

冯敏肯定有自己的道理,相信读者中很多女人也会支持冯敏,觉得女人就该如此,男人也该如此。 但大家替何清考虑一下,他娶了冯敏的收益,仅仅只有“半个”女儿(性已经不重要了),却要养着对方一家三口,还要时不时怄气。假如女儿还没有被培养得足够优秀的话(既取决于培养,也取决于基因),那他心头就更难受了。对于男人来说,这种婚姻,性价比太低了! 面对婚姻生活,女人算的是一本账,男人算的是另一本账。我不知道也不敢肯定哪一方的账算对了,但我今天告诉大家,男人是怎么算账的……某些女人即使想把婚姻当饭票,但很多男人想撤锅了! 遇上这种情况,被出轨方如果想要维系婚姻,那就得做出一些改变,至少要让对方“想得通”。当然,如果被出轨方也早就想离婚了,爱咋咋的,就另说了。 何清这个男人,在社会上也是很有代表性的。 起初,何清是一个有理想、有血性、对未来有着无数憧憬的年轻男人,而且,他更想靠自己的双手去实现之。 正因为如此,他看不上家境优渥而不思上进的前女友于婷。那时,他还不懂得娶一个优渥女生,可以让自己少奋斗二十年。 不过,理想像气球,现实像钢针。 按说,何清是看不上妻子冯敏这种女人的。但,男人是很容易追的。 很多男人比较懒,如果追女生,需要付出不少时间和精力,还不一定有结果。毕竟,很多女生面对追求者,是很傲娇的。与其辛苦追人,不如守株待兔。 冯敏虽然没有上进心,但毕竟当时在上班;她虽然不漂亮,但会打扮,也带得出去。而且,她积极主动。何清在寂寞时,就会眼一闭,从了…… 但是,冯敏终究不是何清从骨子里欣赏的女人,在一起久了,他会腻,会烦,会觉得自己娶亏了。

一旦有了这种心思,他就难以跟对方好好说话,好好相处,这就加剧了双方的矛盾冲突。再加上岳父母卷入战团,围殴他,他想不绝望也难了。夫妻矛盾,何清肯定要负一半责任。但,这桩婚姻真的不适合他,也不是他想要的。同理,很多女人在婚姻中很蛮横也很委屈,真相也是她们选错了人。 如果身边都是冯敏这种女人,何清也就认了。但因为工作和圈子的原因,他可以遇上不同阶层和个性的女人。更致命的是,她们改变了他的心气。 先是身处上流社会的陈琦,虽然她跟何清的关系,纯粹是利益交换基础上的动性不动心,但她给了何清最特殊的欣赏。没办法,越是优渥阶层的人,越懂得欣赏别人。 遗憾的是,陈琦毫不费力的“优渥”,摧毁了何清上进的勇气。从此,他从一个上进男人,沦落为一个油腻中年。遇上陈琦,既是他的幸运,更是他的不幸。 恰在这时,何清又重逢了前女友于婷。 爱情不分先后,但真的很讲究时间节点。 此时的于婷,有了自己喜欢的事业,不再是那个饱食终日、只知道啃老的小丫头了,而何清也清醒地意识到找一个优渥老婆的重要性。 说实话,即便不是于婷回来,何清遇上同等条件的张婷、李婷或其他婷,只要对方喜欢他,愿意等他离婚,他都会坚决跟妻子冯敏分道扬镳的。不过,他想最低代价跟冯敏离婚,这就由不得他,毕竟法律不会支持他“占便宜”,也要看冯敏的博弈手段。从目前情况看,冯敏并非弱鸡子……呵呵! 男人确实不会轻易为了小三离婚,但如果他早就对婚姻感到绝望,或者小三的实力足以弥补他离婚的损失,情况显然就不同了……(如果你喜欢本文,欢迎点“赞”、点“在看”并分享给朋友们;有不同看法,请在留言区不吝赐教。谢谢大家支持!)